草书的真精神,就是自由的精神[转]

  从篆书到隶书到章草冉到今草,本来是在方便、快捷、简易等实用目的的驱动下一路走来的,但是,带来的艺术效果是,字体的不断简化,更加快速,连绵不断,一气呵成,实际上为书写者不断地开启了精神自由的大门。当这个大门开启到极致,就是狂草。

  狂草为人的性灵抒发,提供了最彻底、最酣畅淋漓的通道。所以,从这些字体演变的轨迹来看,就是一个由秩序走向自由的过程。

  草书的真精神,就是自由的精神。黑格尔说“美带有令人解放的性质”,这一论断用在草书身上,是再恰切不过了。因为追求自由的抒发,很自然就与秩序的建立者和维护者的旨趣不同。东汉赵壹《非草书》,就是站在儒家建立社会秩序需要的立场来批驳草书的。

  但是,对自由的向往和渴望,是人类永恒的追求。虽然“乡邑不以此较能,朝廷不以此科吏,博士不以此讲试,四科不以此求各,征聘不问此意,考绩不课此字,善既不达于政,而拙无损于治”,但是草书依然能在没有任何功利目的的驱动下,吸引着无数人“忘其疲劳,夕惕不息,仄不暇食。十日一笔,月数丸墨。虽处众座,不遑谈戏,展指画地,以草刿壁,臂穿皮刮,指爪摧折,见鳃出血,犹不休辍”。

  从赵壹《非草书》中所载杜度、崔瑗、张芝草书在当时所引起的社会上对草书欣赏与学习的狂潮来看,书法正是在这种狂潮中被卷进了艺术宫殿的。毫无疑问,这是一种艺术精神的力量,是人们精神自由的诉求。而这种诉求,终于在人们精神获得大自由、大解放的晋代,使得草书登上了前所未有的高峰,亦即王羲之、王献之父子的出现。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