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福友:书法线质与情感

117

  人皆有性情,性是静,情是动。情动起来,没有固定的形体,就像水一样。我们常说柔情似水、爱如潮水、心血来潮等等。感情的表出,是一个流动的过程,是在时间里展开的,可以表现为线性的流动,而不同的线质,可以反映出不同的情感特征。人皆有七情,在欢喜的时候,往往神采飞扬;快乐的时候,常常欢呼雀跃;J澳恼的时候,会捶胸顿足;悲哀的时候,会垂头丧气;愤怒的时候,会血脉喷张;沮丧的时候,会无精打采;恐惧的时候,会战战兢兢,等等。

  这些不同的情感状态,会表现为不同的心理运动曲线。如悠然自得时,曲线往往是缓和平匀的波动;欢呼雀跃时,曲线往往是快节奏、小幅度地改变方向;愤怒或惊恐时,表现为高强度、大起伏,急剧改变方向的线条;垂头丧气和抑郁苦闷时,表现为低缓而少有变化的曲线。

  这些情感的变化,所表现出的曲线形式的差异,会逐渐沉淀为一种类型化线条样式,表现为各种不同的“情感动作”。“情感动作”可以说是一种形式化的情绪,这种情绪最适合表现在书法的线条里。这样,书法的线条节奏与人的心理结构,就有了一种“同形同构”的关系。某种线条,正好反映了某种相应的生理感受。形式与情感之间存在着某种对应关系,人心中的情绪变化,能够用抽象的线形表示出来。

  比如,水平线有安全和稳定的感觉,和谐、逐渐变化的曲线有柔和感,不规则、急剧变换方向的折线有紧张感。直线给人是静止、坚硬、有力、质朴、稳定的感觉, 曲线则是运动、柔软、轻快、优美的感觉。发怒或激动时,人的动作一般是紧张生硬的,喜悦时的动作一般是轻快柔和的。欣赏爽利线条的审美愉悦,是一种对自身的肯定,生理上也获得一种肯定的力量。欣赏迟涩顿挫的线条,是通过对阻力和困难的克服,显示出主体意志的强大,从而也获得一种深一层的对自己的肯定。这些动作姿态经过长期反复心理感受的概括和积淀,可以表现为某些抽象的线形,人们一见到这些线形,就会引起与之相应的情感体验。

  但是,这种情感的动作模式和它所对应的形式化的情绪,并不指向某一具体的场景和事件,所以它所唤起的情绪大多无对象可言,是抽象的,不是具体的。诗歌和音乐都有节奏,但诗歌的节奏受文字意义的支配,是具体的;音乐的节奏是纯形式的,不带有明确的意义,是抽象的。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