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著名书法家刘福友

  刘福友先生是个很勤奋、很刻苦也很执着的人,多少年的努力,创造了刘氏福体书法,是当下书法界不可多得的一种新型书法体,。当我对刘福友的字有了比较深人的了解,特别是当我把他与某些所谓“书法名人”、“书法大家”(当然,他现在也是大家了)做过比较之后,更深切地感受到了这一点。我从他身上看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闪光,简言之两个字:一曰“厚”,二曰“远”。

  所谓“厚”者,就是厚文化,厚底蕴。在这样一个大家公认的浮躁的年代、一个名利欲不断膨胀的年代,刘福友先生却能十几年如一日,潜心钻研自己的学问,这很让人佩服。而所谓“远”,就是远浮躁,远名利,与此同时近自然,近自我。如果说“厚”做起来不容易,那么“远”就更难了。在我看来,“远”是一种心态,一种境界,一种淡洎名利、不滞于物的文化精神,而当下书坛最缺乏的不正是这种精神吗?

  记得刘福友先生曾经表述过他对于书法的喜欢 (却)完全是发自内心的。这其中不掺杂任何功利,既不是为了‘刻印换米,维持生计’,更不是为了博得什么功名以光宗耀祖,理由就是两个字――‘乐趣’。我想,他对于书法的勤奋与执着大概也是“乐趣”使然吧?这听上去虽然没有“书以载道”、“书以明道”、“书以贯道”之类的话那样严肃而堂皇,但却是他的心里话,是一个真正懂得书法艺术规律的人讲的话。退一步讲,孔子当年不是还说过“我与点也”吗?何必把所有的事情都弄得那么沉重呢?

  刘福友先生的字,细研深究,水墨天成,神形兼备。宣面干净利落,字迹飘逸超然,造型刚劲有力,线路旋转自然,线条灵动,字体丰润饱满,在旋转中凝含精气于笔端,开功有气、走笔有节、如行云流水,即有江南文人之秀雅,又有北方汉录魏碑之形态,线条旋转自然而又灵动,既有强力的气节感,又有优美的音韵律动,强弱有制,点线粗细过度自然,顿挫轻重交替极具变幻,字里行间的布局错落有致,疏密有度,疏中存密,密中见疏,二者互相间隔,彼此相得益彰。

返回顶部